翻山越岭的抽屉

四处张望张望

【西皮大侦探第二期——《岁月神偷》】(十三)

戳西皮大侦探tag可看前文

(十三)

鸥:“我还在‘无忧客栈’的沙发底下发现一个吊坠,上面吊着的是一个透明的玻璃珠子,上面有一个‘甄’字。我猜想这可能是甄的,所以鬼你昨天见过甄?”

魏:“应该是甄的,甄的胸牌上有一张他自己的照片,可以看到他脖子上是戴了东西的,从绳子上看是一样的,就是不知道下面挂的一不一样。”

白:“谁会在自己的坠子上还写自己名字?”

撒冲白道,“真有这么干的。”

何:“这不是关键吧,鬼鬼你说。”

 

“我昨天五点和白白分开,五点半返回珍宝馆,打算去找馆长,然后看见了甄保安,就想问问他当年我爸爸失踪的事情,和他约了七点半在客栈见面。”

撒:“你见到他了吗?”

“见到了。他跟我聊了差不多一个小时,然后他就离开了。”

何:“鬼鬼你有和他发生肢体冲突吗?挂在脖子上的吊坠不会那么容易掉下来吧。”

鬼:“我们谈话过程中,他有拿下他的吊坠给我看过,可能是忘记带回去了。”

撒模仿着当时的情景,作势要从领口拿出个吊坠,“小姑娘,我这里有个大宝贝,要不要掏出来给你看看?”

何:“诶呀~”

 

白:“skrr skrr~”

鸥:“鬼鬼你们当时聊什么了?”

“甄说1762年他妹妹‘甄美丽’在我家的客栈去世,那个吊坠上的珠子是他妹妹,所以他拿下来给我看。说他当时一直怀疑是我父母谋害了他妹妹,和我父母起了争执,但是后来我父母晓之以情动之以理说服了他。但我父母觉得人既然是在客栈去世的,所以难辞其咎,他们一起回忆甄美丽去世前见过的人,怀疑是当时的警长‘裘财’杀害了他妹妹。之后我父亲去警局上门询问,就再没回来。”

魏:“你这词儿背了好久吧?”

撒撒突然抬头看着鸥鸥手中的吊坠,感情复杂道,“你也叫美丽?”

何:“这里还有谁也叫‘美丽’吗?”

鸥:“我母亲,我母亲叫‘郝美丽’,不过我一岁的时候就失踪了。”

“怎么又是失踪?”白皱了皱眉,又道,“我觉得我鬼和甄的谈话里信息量挺大的,如果甄说的都是真实的话。第一,这个吊坠是他妹妹,那么甄保安和甄美丽都是【时间怪物】,《怪物实录》上说,【时间怪物】死后会变成一颗珠子。”

“第二,”撒接过白的话,“我妻子‘郝美丽’于1761年离家出走,‘甄美丽’于1762年死于无忧客栈。我妻子确也是【时间怪物】,她是我岳父岳母的养女。且鬼也说了我一直在调查甄的行踪,因为我派去的眼线告诉我我妻子老跟这个‘甄保安’在一起。综上,”撒朝鸥鸥伸手接过了吊坠,有些戚戚然地道,“鸥啊,快叫妈。”

“第三,从甄的话里来看,‘鬼经商’和‘甄美丽’极有可能都死于何之手。前面我鬼还在何头儿那儿搜到了一瓶只对【时间怪物】有效的‘言听计从丸’,而‘鬼经商’和‘甄美丽’恰好都是时间怪物。”白用手敲了敲桌子,“其实我还是有些疑问,那个吊坠上为什么不写‘美丽’要写‘甄’呢?还有那个戒指,是不是有什么特殊功能?”

 

鸥:“从目前来看,只有鬼和撒的故事里出现了甄,如果非要说山东鸡的话,那么鬼应该是‘为父报仇’,撒应该是‘为妻报仇’,如果鬼没有撒谎的话,那鬼是昨天就得知了她父亲的死和甄无关,而撒是现在才知道的,所以我先怀疑撒撒吧。我的帕可以过了。”

撒撒趴在桌子上哀怨地看着鸥鸥,拿着吊坠的手微微颤抖着,语调里带了一丝悲伤,“你居然怀疑你父亲~”

 

(tbc)

这章信息量有点大,欢迎讨论剧情以及指正bug~

【西皮大侦探第二期——《岁月神偷》】(十二)

戳西皮大侦探tag可看前文

(十二)

 

“1750年?那时候我们几个是不是还没出生?”魏比划地指了指鸥、鬼、白和他自己,又感觉哪里不太对地看了眼美男,“警长你那时候也没多大吧?怎么从小就不学好。诶对了撒撒你和何警长都大概多大了?”

何:“叫爸爸。”

“爸爸”魏下意识说完之后才意识到自己被占了便宜,然后又看着何顿了两秒,“你不会真是我爸吧?可是我有爸爸啊。”

“啊?”鬼鬼跟着一起惊大了鼻孔。

白:“不是,他逗你呢。”

何抱着胳膊晃了晃身体表示皮一下很开心,下一秒又正经下来,“我跟撒撒差不多大。”

撒:“长生不老的OPPO家族,这我的年龄嘛,自然在百岁之上。”

何晃着脑袋道,“那你才一个孩子。”

“老裘你不是一个都没有嘛?”

魏不禁“啧啧”了两声道,“你俩看来都不太行啊。”

撒学着何不高兴地抱起了胳膊道,“行不一定要生啊。”

 

鸥鸥扶着额快听不下去了,忍不住出声道,“咱们能不能回到正题上来,OK?”

撒撒立刻坐直了身体,一副好学生的样子,“OK!老师您请继续。”

“诶我刚说哪了,哦对,传家之宝。”鸥鸥把刚刚给鬼鬼看的照片贴在了墙上,“鬼的书桌上放着珍宝馆的宣传单,抽屉里还有两张昨天下午场的珍宝馆门票,我想问一下鬼,你昨天去过珍宝馆?和谁一起去的?”

“我昨天下午和白白约会去的珍宝馆。我不是看到了传单嘛,那个戒指和我家的传家之宝的画像一模一样,我就想去看看,到底是不是我家的那个传家之宝。”

 

魏:“我怎么记得白你说过你五点半下班就回家了,我们馆是下午五点半关门,那你什么时候去的?”

何:“我也想问,昨天下午你明明请了一下午的假,怎么快下班又回到警局了?”

 

白rap没有回答他们的话,反而转向鬼鬼道,“鬼,本来我们不是说好一起吃晚饭,为什么看完展之后你突然说不舒服就走了?”

“我看到那个戒指觉得是我家的那个传家之宝嘛,就着急想搞清楚。所以五点和你分开之后我就去找了馆长,想要这个什么富商的联系方式,想问问他这个戒指是怎么来的。”

 

何对魏解释道,“他们俩是下午先约会去逛了珍宝馆,之后五点分开了,白回了警局,之后五点半下班回家。”

 

“至于这个‘鬼经商失踪案’下面都是关于这个‘甄保安’的调查,你是怀疑这个‘甄保安’杀害了你父亲?”鸥鸥继续道。

“我只是怀疑他和我父亲的失踪有关,还在调查中。”鬼鬼看着众人道,“我其实一直有个疑问,我妈妈从小跟我说祖上这对儿绿色宝石戒指一直代代相传,但不允许佩戴,说这是充满诅咒的戒指,但是也怕给别人带去厄运,所以要求我们好好保管。我其实不太明白他们几个为什么偷来偷去的?”

“这戒指这么吓人啊?”大勋下意识捂住了胸口。

白瞥了眼笑而不语的撒、何两人冲鬼道,“伯母怕是也没跟你说实话。”

魏:“这声伯母叫得可真够顺的啊~”

 

(tbc)


【西皮大侦探第二期——《岁月神偷》】(十一)

戳西皮大侦探tag看前文


(十一)


白:“对了,我还要补充一点,珍宝馆墙根处有一摞砖头,都摆放整齐,唯独离案发现场不远处有一块散落的砖头,这个应该就是伤他后脑勺的工具。”

何:“你现在怀疑谁?”

白:“目前还怀疑你,何头儿,不过我搜到的证据不是很多,想再听听看。”

何:“OK,接下来……”

坐在何左手边的撒冲他挤眉弄眼,何点了点头开口道:“鸥鸥你来说吧。”

撒微笑像一只泄了气的皮球,下巴磕在桌子上,哀怨地瞥了何一眼,眼睁睁地看着鸥鸥走到了黑板前。

 

“我主要搜的是我们鬼老板的这个‘无忧客栈’,她书桌的抽屉里有个笔记本,本子里贴了很多剪切的报纸及一些她自己的备注。主要内容就是她在调查两件事,一个是关于1750年的‘无忧客栈失火案’,另一个是1762‘鬼经商失踪案’。”鸥鸥一边说着,一边往黑板上贴了张笔记本的照片。

撒:“这个‘鬼经商’是你什么人?”

“是我爸啦。”鬼鬼回想起自己的人物生平,这个角色对父亲的记忆几乎是一片空白,去年母亲(角色里的)又去世,她不禁有些难受,低着头用笔盖摩擦着桌面。

“客栈里面有个小内间放着她父母的灵位,她的母亲是去年去世的。”鸥鸥有些不忍心,语调渐渐弱了下去,伸手拍了拍鬼的肩膀想安慰安慰她。停顿了片刻,感觉鬼鬼心情好些了,她便继续往下说,“这个失火案,我们从报纸上看,因为抢救及时客栈没有人员伤亡。但是鬼经商一直有找警局,希望详细调查此案,说是怀疑有人纵火,这里有几份律师函。我们可以看到这个案子一直的回复都是‘不予受理’。后来鬼经商还向市长写过一封警局不作为的投诉信,市长也没有回复。”

白:“警局当时的警长是谁?那个信里有提到吗?”

“尊敬的苟市长,MG市警局警长裘财玩忽职守……”鸥鸥依言念了念举报信的开头。

“哟,老裘,你和这个苟市长狼狈为奸,怕是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吧?”撒冲美男挑了挑眉,讽刺道“好一个‘人民公仆’啊!”

“我是没干什么好事,不过老贾你可没资格说我。”何抱着胳膊幽幽道。

撒:“我已经打算金盆洗手了。”

魏:“你俩有事儿啊有事儿。”

 

白扶着眼睛看着投影上放大的照片,道“我有个疑问,它这个失火案客栈没有人员伤亡,那个鉴定上也写了没有重大财产损失,但是鬼经商却一而再再而三地强调有人蓄意纵火且坚持不懈地不断在申诉,我觉得这里面另有隐情。”

“因为我们家的传家之宝在这场火灾中丢了。”白rap没有直接问,鬼鬼却直接回答了他的话。

“传家之宝是不是就是这个?”鸥鸥拿了一张照片给鬼鬼看,照片上是鬼老板的书桌,书桌上是一张珍宝馆的宣传单,单子上夸张地突出了此次展览的主要藏品——‘岁月’钻戒。

“是。”鬼鬼点了点头,“不过我们家族的传家宝是一对儿戒指,这个应该只是其中一个。”

鸥鸥继续道,“所以美男那里的那个不是展出的那个,而是另一个戒指?”

美男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鸥鸥的话。

“所以撒你又骗我,不是说戒指是你买给我妈的定情信物吗?现在看,却是你们俩从鬼鬼那里偷的!”鸥鸥逼视着撒撒。

撒撒有些心虚地躲开她的目光,嘴里依然打着太极,“诶呀,确实就是定情信物嘛,不过真的不是我偷的啦!”

“是我给他的。”美男这边倒是直截了当地给出了答案,“也是我偷的。”

(tbc)


【西皮大侦探第二期——《岁月神偷》】(十)

(十)

魏:“那鸥岂不是撒谎了?”

何:“不是,先不说白的猜测是真的还是假的,就算是真的,那鸥也不一定清楚她自己的真实身份。”

“美男说的对,”鸥鸥点头道,“家族遗传是父亲告诉我的,现在看来其真实性有待考证。”

“你居然怀疑你父亲!”撒撒一脸受伤的样子,可怜巴巴地看着冲鸥鸥眨了眨眼,“我一个人含辛茹苦地把你拉扯到这么大,又当爹又当妈的我容易吗?”

鸥鸥用手挡住了撒的目光,对白rap道,“你继续。”

“我在案发现场还发现,如果要拿到那个钻戒,红外报警器是必经之路。这个报警器下面有一行小字写着‘此报警器只对【人】有响应’,我们今天这个案子除了人之外还有什么?就是这个‘时间怪物’。”

何抱着胳膊看他,“所以你怀疑戒指是‘时间怪物’偷的?”

白点了点头。

魏:“那不就是何警长偷的吗!那个戒指不是在他那!”

撒:“美男,你这是监守自盗呀。”

何:“我昨天晚上压根没进过珍宝馆好吧。”

魏:“所以你不否认你偷了戒指?”

“我没进过我怎么偷?”何警长托着腮看着大勋挑了挑眉,话里有话道,“大勋你今天有点针对我哦~”

“没有没有。”大勋冲美男摆了摆手,赶紧避开了视线。

 

“戒指是不是警长偷的这个事我持有保留态度,我想先知道你们是不是‘时间怪物’。”白rap双手撑着桌子,上半身前倾扫视众人。

鸥鸥一脸茫然,美男和微笑镜像般地抱着胳膊笑而不语,目光扫到鬼鬼这里时,鬼鬼低下了头,小声道“我是。”

白伸手揉了揉鬼鬼头顶的发旋,温柔道,“我知道啦。那我说我的下一个发现。”

伴着大勋的一句“这就——过去了?”,众人被俩人腻得眼角一抽。

白rap轻咳了两下,又拿了张照片贴在身后的墙上道,“我还在何警长的房间发现一本《发家致富》,在魏保安那里有一本《求财有方》,这两本书的作者相同,都叫裘财。它们出版日期相差一百年,一个介绍是青年经济学家,一个介绍是当代经济学家。相差一百年还可以叫做当代吗?我想问这个裘财到底个什么人?”

“抛开今天的主题,我国的‘当代’,一般是指1949年以后的时代,在世界上来看,一般是以二战为标志,二战之后的时代一般称当代。至于这个裘财嘛,你有拿那本《怪物实录》吗?”

白把《怪物实录》递给撒,撒打开那本书最后一页给白看,上面有个印章,章上的字是“裘财藏书”,“你可以去翻,你们警长那一柜子的书,每本后面都有这个章。”撒歪过头看了眼何,“我说的对伐?裘财同志。”

“所以你是裘财?”鬼鬼惊圆了眼睛看着何。

美男抱着胳膊点了点头,“对,我是裘财。”

“那你好厉害吖!你是经济学家诶!”

美男刚绷好的脸出现了一丝裂痕,忍不住笑了“噗——”


(tbc)

【西皮大侦探第二期——《岁月神偷》】(九)

(九)

“之后我还去了撒和鸥的住处,在撒的书桌柜子里有一个笔记本,里面有他偷拍的一些甄的照片和一些剪贴的报纸,感觉就是他很关注甄的行踪。然后他枕头边上放了本日记,纸都有些黄了,感觉是经常翻看。”

 

何看了眼撒:“你们怎么都喜欢写日记?我在白那里也翻到一本,不会又是说他暗恋谁的吧?”

 “内容好像差不多,不过这是一个女孩子的日记,这里面都是写的那个‘他’”鬼鬼一边说着,一边拿笔在照片旁白写了个‘他’,“就是这个男孩子的这个他。”

“那怎么就能说明写日记的是个女孩子?”何挑了挑眉,“男孩子也可以喜欢男孩子呀。”

“不是啦你们听我讲,她这个日记上还画了好多小心心在她喜欢的这个男孩子叫‘贾富’的名字旁边。还有她后面都写…….”

“所以撒富商喜欢‘贾富’。”魏保安转了转手中的笔,把笔盖摘下来,刚准备记下点什么,美男却憋着笑对他道:“你听她把话说完。”

“她后面还写了她于1758年5月20号和贾富结婚,并于两年后(1760)生下一个女鹅。这个日记写到1761年就没有了,最后还贴了一张一家三口的照片。”鬼鬼又拿出一张照片,“这个男的长得很像撒撒,这个婴儿很像鸥鸥,这个女的我在撒撒的钱包里见到过,所以我想撒撒是不是就是这个‘贾富’?”

 

撒:“对,我就是贾富。但我的财富不是假的。”

何:“切~~”

魏:“我好像还在哪看到过这个贾富?”

“对对,那个什么流浪汉老石专栏好像有”白在他的照片里翻了翻,“这儿有一个‘神秘的OPPO家族,OPPO家族掌门人贾富不仅富甲一方而且可以长生不老’,撒你真的可以长生不老吗?”

撒挑了挑眉,不做回答。

 

鬼:“美男,我的就差不多说完了。”

“你比较怀疑谁?”

“你。”鬼有些不好意思地指了指美男。

“为什么?”美男抱起胳膊表示有些受伤。

“因为你里有个暗门我找不到钥匙”鬼绞了绞手指,“感觉你比较有故事啦!”

 

何:“好吧,下一个谁来说?”

正帮鬼鬼拉开椅子的白举了举手,“我来吧。”

何:“好吧,你们正好妇唱夫随。”

白rap有些促狭地悄悄红了耳朵,拿着自己的照片站上台,“我先补充一下我鬼说的何。在何的书架上有一本书,叫《怪物实录》,里面记载着一种‘时间怪物’相信大家都有耳闻。”

撒:“仅仅是坊间流传的一些传说罢了。”

“仅仅是?那么我想问一下在坐的各位,为什么除了我和大勋,你们几个都有耳麦?”

“对呀咋回事儿?”大勋仔细看了看其它几人,还真是如白所说,“你们几个是不是有事儿?不是,白,这和你刚刚说的‘时间怪物’有啥关系?”

“它这个时间怪物有一条特质是可以通过对视看到对方的剩余寿命,我怀疑耳麦是节目组用来告诉他们剩余寿命的。”

“能看到对方剩余寿命是我们OPPO家族的特异功能。”鸥鸥突然开口,“所以你们几个是?”

魏保安:“你们不会是亲戚吧?又是大型认亲现场吗?”

 “我只知道我母亲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鸥鸥和鬼鬼对视了两秒,鬼鬼眉头立刻皱了起来“什么啦,不可能啊鸥鸥我也是1760年出生的,我们一样大诶。”

魏保安:“所以你们俩个人中有一个年龄是假的。”

白:“不是,我觉得‘千金’这个家族遗传就是假的,他们四个应该都是‘时间怪物’。”


(tbc)

要读研了事情有些多,感觉写的有些草率,缘更呀

普天同庆我们的枯水期快要过去啦!

试丹未遂(一发完)(凤凰x锦觅)

试丹未遂(一发完)

大概发生在番外试丹之后,剧里虐得太,,,了,来吃块甜饼冷静一下~

 

 

—1—

 

话说自那日狐狸仙来找锦觅试丹未遂后,凤凰总觉得这太上老君着实是个隐患,此番灭情丹找人试药不成,以后保不齐再整出什么新幺蛾子来。索性新仇旧恨一起算个遍。想毕,便二话不说直飞天界。

 

 

—2—

 

“诶呀我的小锦觅!”

我正琢磨着在魔界哪里种下这第七七四十九棵凤凰树,就见狐狸仙火急火燎地从殿外直直奔了进来。

 

几日前,因着试丹的事凤凰生他的气,硬是拦着狐狸仙不让见。今日怎么…….

那狐狸见左右也没人拦他,却也顾不得稀奇,又跺了两下脚才将衣摆上残余的火苗熄了去。

 

我当下便觉得我这成语用得是越发恰当了,这狐狸仙衣摆着火飞奔而来,可不就是“火急火燎”么?待凤凰回来,我定要和他好生炫耀一番。

 

“诶呀我的小锦觅!”狐狸仙看着自己烧焦的长袍下摆,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我和老君正看着那一炉滞销的‘灭情丹’出神,不知哪来的一股邪火,将那一炉的‘灭情丹’一概烧糊了!烧罢还不甘心似的,那小火苗眼看着就向我和老君扑来,老君心疼他那金炉妙丹誓要与其共存亡,老夫瞅着那邪火不似一般火好对付,就想着来搬小锦觅去救个场。”

 

我自当上这水神,也没做多少润泽万物、布雨施雪的善事,自觉理亏,当下便觉得狐狸仙这忙必帮不可,便随着狐狸仙往那老君处去了。

 

一到那老君殿,那烧着的金炉上焰气尚未退,见着我却又焰气大涨了几分。我正撸起袖子想进殿看看这布火之人与我有何仇怨,就见炉后转出个金光灿灿的鸟儿。

我定睛一看,这可不就是一早就不见了踪影的凤凰吗?

 

我刚摆好的、双手叉腰,一副维护正义之姿的气焰即刻萎靡了下去,想着这记仇的鸟儿前几日为了这灭情丹的事还未消气,立刻软了语气想着怎么开口,却见烧得一脸煤灰、捉襟见肘的老君见了我好似见了救星似的扑了上来,直直就跪在了我面前。

“水神仙上,小仙平生也没啥爱好,独好炼药这一口,这金炉可是老身的命根子,还请水神高抬贵手,饶了老身吧!”

眼看着老君语毕还要磕下去的架势,这放火的又不是我,而这老君仙龄又不知长我几万岁,于情于理皆大大不妥,我正要扶了老君起来,手刚伸出去碰上老君的胳膊,凤凰一句“怎的不求我?”吓得老君一个趔趄又跪了下去。

我正琢磨着“尊老爱幼”用在此处与凤凰说理妥当不妥当,就看一旁的狐狸仙向老君眨了眨他那狭长的狐狸眼,我还没回过味儿来,就看那老君调转了方向朝凤凰跪着,“小仙无意冒犯魔尊夫人,一时脑袋糊涂,纵使再借小仙十万个穷奇胆也不敢了,还请魔尊高抬贵手,放过小仙的金炉吧。”

听到“魔尊夫人”几个字,凤凰的脸色缓和了不少,我难得颇有眼色地上前扯了扯凤凰的袖子冲他眨了眨眼,小声嘟囔了句“尊老爱幼”。也不知凤凰他听见了没有,即刻收了火带我回魔界去了。

 

 

—3—

 

晚上灵修过后,我正回忆着自己今日在老君那里如何感化了凤凰,不禁感叹“教化感人”,平时的倔凤凰竟将我的话听了进去。

 

枕侧,凤凰正在往我的耳朵里面吹气,弄得我痒痒的,刚想伸手堵上耳朵,却听凤凰竟吹了句话进来,“今日在老君殿,夫人说尊上怎的?后两个字为夫没听真切,夫人可否重复一遍?”

 

我眉头一拧,反问自己,我当时说的不是尊老爱幼么?

 

 

—4—

 

凤凰手上正转着一颗不知什么丹,眼神有些复杂地看着我,看我在看他,又赶忙将丹药收好,一副“无事发生”的模样。

 

这样反复了几日,就在我正琢磨着是不是该找个魔医给这鸟儿看一下的时候,凤凰突然拿了他那丹药与我看,道“这是我从老君那烧剩的……”

我心道凤凰这些年在魔界也着实操劳,前几日那样子可能是累得,甚该找老君要些药滋补一下,我正想着他火烧金炉,不好再去求药,没想到他竟已拿了颗药来。遂,他的话我没听进去半句,防着他一会儿又因着什么旧怨把这来之不易的药也烧了去,赶紧将药丸给他直接塞了进去又补了口水与他。

看着他完完全全吞了下去,方安了些心,问他道:“可感觉好些了?”

 

谁知他眼神骤变,先是生气道,“锦觅你可知你给我喂的是什么?”,继而又痛心疾首得快要哭出来,他双手抓住我的肩头,眼睛有些微红,“我……我可能不爱你了。”

我道他又回想起了过去的伤心事,伸手抚上他的脸颊安慰道,“我会一直爱你的。”

 

谁知他听了这话,眼角有泪滑落,我道他是感动的,谁知他又补了一句,“锦觅我是认真的,以后我可能不爱你了,但你不要离开我好不好?”

什么叫“我可能不爱你了?”,我愣了愣,心上像是被什么刺了一下,起初只是一点点的痛,而后感觉浑身都扎得生疼,我以为我会推开他或者潇洒地给他来一掌再扬长而去,谁知我却下意识地吻上他眼角的泪,声音沙哑“我会一直爱你的。”

谁知凤凰听了这话却疯了似的吻了上来,吻毕还嫌不够,便将我打横抱起向寝殿走去,我就是再迟钝也对着他将要做之事了然了。心头虽苦着,但竟也没顾及“光天化日”便随他去了。

 

 

—5—

 

凤凰之后为着他那天一句“我可能不爱你了”,反反复复道歉了一周又一周,我说我嘴里还是苦,他便一盘一盘的葡萄干端上来,一颗颗嘴对嘴的喂下去。那葡萄干有时候难免碰上酸的涩的,我却还是想他喂我。因,不论那葡萄干是什么味,他的舌尖却总是甜的。

 

 

—6—

 

后来,听狐狸仙说凤凰那日吞的丹,是从老君那顺的剩下的灭情丹。

我当下便回想起那日他吞丹后的灵修来,不禁道,“这哪是什么灭情丹?这简直就是让凤凰发情的催情药!”

谁知狐狸仙听了我的话,捋了捋他那并不存在的胡须道,“能让我家凤娃欲火焚身的,怕不是那丹吧?”

我眉头一拧,不然还能是什么?

 

 

—7—

 

我觉得那凤凰有时着实大人不记小人过,他既已试了丹,便将这丹无效一并反馈给了老君。谁知那老君坚称这丹灵得很,他已将这丹兜售给了不少仙侣要去人间历劫的仙子,说是下凡前一颗灭情丹,历劫毕一颗解药,百试百灵。

我道是,下凡的时候不如仙体灵力强,能抵抗的了这劳什子灭情丹。凤凰却一气未吭。

 

入夜,却听凤凰在我耳边呢喃,“锦觅,倘若真有‘灭情绝爱’的丹药,那你便是我的解药,而且一定百试百灵。”

 

 

(完)


【知道和自己关系好的两个人是一对儿是什么感受】

【知道和自己关系好的两个人是一对儿是什么感受】
千fo福利,Thanks♪(・ω・)ノ各位一路陪伴,爱你们鸭!
在乡下手机码字有些短勿嫌弃_(:_」∠)_结尾有些仓促(捂脸)

提问:知道和自己关系好的两个人是一对儿是什么感受?

1L我是一朵小fafa
不谢邀
本来不想回答这种问题的,因为这事儿想起来就气
您能理解你这儿正认认真真和他炒兄弟情,他却拿你当挡箭牌悄么声地谈恋爱,结果对象还是你前一阵子刚炒过的西皮
哦现在想想以那人表面云淡风轻,背地里满满一坛醋罐子的德行,还得感谢人手下留情
啊到底为什么邀我@芳心纵火犯@美男是老幺啊@是oo啊@VC不是WC
我不就知道的晚了点么,至于的

2L
@的前俩个ID看着也是MDZZ么?握手握手!

3L
NZND勇敢飞,MDZZ永相随!楼上亲人啊!

4L
前5L水到NZNDget√

5L
前排坐等吃瓜

6L美男是老幺啊
不是我说,你真是太迟钝了

7L
ls美男粉别走

8L是oo啊
真是,他俩在一起那么久了,你居然现在才知道

9L VC不是WC
Fa呀我觉得你应该感谢我们,不然以后还有合作的话,你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10L
只有lz不知道系列

11L
突然有点熏疼lz是怎么肥似?你们想啊,这俩人早就在一起了,我们被蒙在鼓里的lz小阔爱万一和一方有个合作万一再炒个西皮,,,,,,,

12L
Ls继续啊

13L
想看11L描述场面,想想就吃鸡

14L
就我好奇lz是男是女嘛(捂脸)

15L我是一朵小fafa
本人男,唉你们审题忒不认真,哪有什么万一,我和这俩人都炒过
(也不知道当时怎么想的啊)
现在回想我和俩人第一次合作(几年前拍的一个欧式伦理悬疑剧),这俩人当时好像就,,,,
(不说了都是泪)

16L
我有个大胆的想法!欧式伦理悬疑剧,是不是就是那个《甄伯爵惨案》

17L
楼上一说还真是,我刚刚还在想《回国的诱惑》哪里悬疑了?

18L
《甄伯爵惨案》没看过啊?是将啥的,求科普

19L
没看过+10086

20L
作为一枚白rap老粉,这就是一部不得不提的剧了(推眼镜),这是wuli白第一次演男一
Wuli白在里面饰甄伯爵,主要就是讲他被伯爵夫人和管家绿了然后复仇的故事。

21L
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就那个剧,我想起来了!好像挺老的,而且还挺狗血(无意攻击演员,不要diss窝),主要情节就是甄被绿谋杀失忆重生又被绿啥的,当时好多人说这戏应该改名为“甄の绿史”

22L
绿史什么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23L
我天我哥哥还演过这种戏?是时候去补一下课了(认真脸)

24L
我还是比较想听楼主讲一哈当时的事情(小声bb)

25L
Lz召唤术!@@@@@我是一朵小fafa

26L
所以如果lz演的真的是那个神马绿史的话,那lz不就是。。。。。。那一对儿不就是。。。。。。
(我什么都不知道但是姐妹们你们懂吧?)

27L
我点击的不是情感交流专区嘛?为啥又成娱乐八卦了,,,,,,,,,,

28L
所以不要猜了好伐,召唤lz讲故事@我是一朵小fafa

29L
插一句,我其实更好奇炒社会主义兄弟情的部分(不我不能我不想)

30L我是一朵小fafa
Emmm。。。。。。。。。。。。。。。。。。。。。。
你们再猜我就不讲了[○・`Д´・ ○]

31L
不猜了不猜了(乖宝宝坐好)

32L
我错了(我下次还敢)

33L
瓜子板凳火腿肠有人要么?ls你的jio抬一下,我要扫一下橘子皮。

34L我是一朵小fafa
就是当时拍那个戏的时候,我和女演员演的是两情相悦的一对儿,自然互动就多一些嘛,各种媒体剧组探班采访什么的都会一起,还会有一些双人采访。
当时我还奇怪来着,每次我们接受采访的时候总觉得有人在后面直勾勾地看着我,我一回头那人又闪开了…………
(可能是因为本人太帅了?)

35LVC不是WC
哦哟(我截屏了)

36L
哇天我想起前一阵翻到的我山花的采访老糖!
就是这样啊!他盯着他,他回头看他,他不好意思目光躲闪!

37L我是一朵小fafa
后来有个采访有个喂东西的互动,小姐姐就给我夹了一筷子饺子,当时全剧组的人都在,都离得不远
这次我真真切切看到了那道目光,哪有什么含情脉脉温柔似水,根本就是带了刀子的绿光好嘛!

38L
emmmm………我怎么觉得lz有点给给的(并不)

39L
我也觉得……

40L
我赶脚我们再“感觉”下去,lz就跑路了

41L
停下你们的危险想法,专心天lz讲故事!

42L
我觉得lz可能只是自恋一下( ´▽`)

43L我是一朵小fafa
再后来为了宣传剧嘛,然后就经常和小姐姐参加一些综艺啦,综艺嘛为了效果炒个西皮什么的都正常。
然后就是这位男艺人经常给我发消息问我综艺录的咋样,每次聊天结尾都会问我们行程安排啥的,然后好几次录制结束后小姐姐就不见了,听工作人员说是被家人接走了或是家里有人来探班要陪家人………我当时还觉得奇怪来着……
现在回想起来,简直就┬─┬ ノ( ゜-゜ノ)

44L
哇好贴心啊,羡慕小姐姐

45L
家人Σ(・□・;)!
我好像想得有点多……………

46L美男是老幺啊
@我是一朵小fafa
那天我们聚餐说他俩在一起了给你补了糖还起哄让你补红包的意思你是不是没懂?

47L我是一朵小fafa
ಠ_ಠ不就是在一起了?男女朋友关系的意思么?

48L芳心纵火犯
他们俩领证了,早就

49L
!!!!!
我觉着我们还是不要猜了,这个瓜我们怕是吃不起_(´ཀ`」 ∠)_

50L
??????

51L
突然希望前面猜的都是假的

52L
蒸煮不说话,一切皆浮云,心放肚子里姐妹们!

53L
情感交流专区!(敲黑板)你们是不是不想听社会主义兄弟情的pa了?

54L
lz请继续_(:_」∠)_

55L
lz可能还在震惊中没回过神儿来

56L我是一朵小fafa
天我说前一阵发关于我们俩的微博,每一次都被对方怼回来_(´ཀ`」 ∠)_

57L
感觉全世界只有我们lz在认真营业( ̄∇ ̄)

58L
只有我的关注点是“早就”么?

59L
我也......发现了,只是不敢细扣………你们看过西皮大侦探官宣的那个帖么?

60L
ls这么一说我觉得有点可怕


>>>>因为相关人事举报,此贴已删<<<<

【西皮大侦探第二期——《岁月神偷》】

(七)

(八)

(大概上帝视角?)

 

“我们先去看了看现场,辣个甄身上除了后脑勺有淤青,其它就再没什么外伤了。然后我们去了警局,应该算是何警长的区域。”

 

“我们也没发现什么其他外伤”,撒扭过头问了句何“美男你怎么自己搜自己啊?”

“我没去,就他俩”

“哦~”

 

“诶呀听我说啦,美男柜子里有个密码盒,那个密码是SYST,就是‘岁月神偷’的缩写。”

 

魏保安:“这是你自己想出来的?”

“是白白告我的啦。”鬼鬼不好意思地摸了下鼻子,大勋想再问句什么,刚要开口,被坐在他对面的白rap一个眼刀噎了回去,“认真听我鬼讲。”

对面那人说了他一句又转过头去专注地盯着鬼,眼神变换之快让大勋忍不住“啧啧”了两声,腹诽道,这俩终于憋不住要公开了?

 

“然后这个密码盒里,是各种人的档案,有‘蓉花匠’、‘张司机’、‘王健身’、‘乔着吧’,上面都盖着这个‘已执行’的红色印章。”鬼一边说一边指了指照片。“然后我还翻到一个我的档案,上面盖的是重新审查的黄章。”

 

“为什么你的是重新审查?”鸥鸥托着下巴问。

“还不是因为有人不愿抓,说什么不相信她是‘时间怪物’。”何一边说着一边意味深长地瞥了白一眼。

鸥看了何的眼色和档案上执行人一栏的“白警员”心下已经了然,便没继续问下去。

 

“然后这个箱子最下面还有一个写着‘绝密’的牛皮袋子,里面是一个‘SYST’计划保密协议。这个计划主要就是说MG城有时间怪物,为了保护民众安全要秘密抓捕,刚刚那些人除了我好像都已经被抓起来了。”说罢鬼鬼又往墙上贴了张照片,“我还从美男这里找到个带锁的保险箱。”

 

撒微笑接了句话,“这个我们也看到了,但是没找到钥匙。”

“钥匙贴在桌子下面了。”鬼边说便比划了下钥匙贴的位置。

“保险柜里有啥?”白rap提醒她继续说下去。

“有一瓶‘言听计从丸’和一枚绿色戒指。”

魏看见那枚绿色戒指皱了皱眉,托着腮问“这不是我们珍宝馆丢的那个么?”

几人同时回头看坐在桌子另一头的“何警长”,仿佛在用眼神询问,“这是你偷的?”

反观美男则一脸冷静抱着胳膊摇了摇头,“我压根儿都没进过珍宝馆。”

 

“对了还有这个药丸,我想问一下美男,这个是用来干什么的?”

“你看后面写的使用说明,‘此丸只对【时间怪物】有效’,这个药丸就是用来对付时间怪物的。我们警局从市长那接手的‘岁月神偷’计划,需要秘密抓捕时间怪物,经常会遇到不好对付的,就用这个。”

“我记得我们这一案的名字就叫‘岁月神偷’吧,破案了美男,我觉得凶手就是你。”微笑开玩笑地盯着何,何直接无视掉,继续对鬼道,“你接着说。”

“然后他这儿还挂了一个锦旗。”

“上面写了什么?”撒问道。

“‘人民公……’”鬼鬼盯着最后一个字不知该怎么读,顿在了那里。

白rap及时开口接道“仆”。

“对,‘人民公仆’。”

“有写是谁赠的吗?”

“那写着‘苟市长’。”担心鬼鬼可能不认得‘苟’,白直接开口替她答了。

“谢谢白白。”鬼鬼向白rap比了个心继续道,“这个锦旗后面有个带锁的暗门,我没有找到钥匙。”

 

(tbc)

————————————————————————————————

勋:“这个西皮大侦探他俩是不是每期都要这么腻?”

何:“maybe。”(耸肩)

勋:“感觉录一期就要被腻死了。”(烦)

白:“有本事你去结婚去呀。”(得意)

勋:“(ˉ▽ ̄~) 切~~有本事你们公开去呀?”(挑衅)

白:“呦那我们等着瞧。”(挑眉)

第一期西皮大侦探播出,俩人公开后,,,,,,,,,,,,,

勋:“他还真有本事,,,,,,”


夏天呀

有参考,,,,,,

【西皮大侦探第二期——《岁月神偷》】(七)

(六)

(七)

(主白视角)

【离搜证结束还有十分钟,请各位玩家抓紧时间。】

 

“我们先搜一搜其它房间吧白白,一会儿集中讨论的时候在跟你说。”

“好。何头儿这块儿还有什么没搜过的地方吗?”

“他这儿有一个带锁的暗门,我到处找不要钥匙。”

“那有可能在他身上,我们去别的人那看看吧。”

 

想着最后十分钟分头行动效率能更高些,看超红往撒鸥的住所走去后,白rap进了魏保安的房间。

魏的房间不大,且较为简陋,倒是十分符合其保安的工薪水平。看他床头堆了不少书,好奇这个魏保安的书目的白rap走上前,随手拾起一本,上面赫然写着《如何一夜暴富》,再看看剩余几本,也都是《财富捷径》、《发家之路》、《求财有方》等关于如何致富的书,再随手一翻他桌子上的报纸上做的记号的地方也尽是如何挣钱的方法,这人真是想钱想疯了。

 

白笑了笑,想再看看床上还有什么线索,目光又瞥见刚刚他翻过的书,最上面这本《求财有方》的作者居然叫“裘财”,这作者的名字也是有趣,白rap挑了挑眉,手上继续翻着魏保安的床单和被子,脑袋里突然灵光一闪,“裘财?”这个名字刚刚好像在何的书架上也见过。

 

抱着这里面肯定有猫腻的态度,白返回何的办公室找了出了那本同为‘裘财’所著的书《发家致富》,上面的出版日期写的是1600年,上面写着“青年经济学家裘财权威出品…….”。再打开刚刚那本《裘财有方》,其出版日期是1700年,上面的宣传语则是“当代经济学家裘财巨作……”。相差一百年还可以叫做当代吗?这个裘财到底个什么人?

 

【十——九——八——】

 

伴随着倒计时,白rap匆匆拍了下两本书,走到撒鸥的房间门口想等一下鬼。看到被鬼翻得乱七八糟的房间,突然有点心疼道具组是怎么肥似。

 

【七——六——五——】

看着鬼鬼有些意犹未尽地从撒鸥房间退出来,白冲她招了招手,俩人挽着胳膊在最后的倒计时中蹦跳地离了场。

 

【四——三——二——】

何从‘无忧客栈’探出头来,这俩人是不是落下了我?(突然想念撒撒是怎么肥似)

 

【一——搜证结束,请各位玩家离开现场。】

 

【下面进行第一次集中讨论。】

六个人在讨论室坐定,作为代理侦探的美男道,“有人想先说嘛?”

“我我我!”捧场王超红积极踊跃地举起手。

“好,鬼鬼你先说。”趁着鬼鬼贴照片的时间,美男歪头对坐在自己左手边的撒撒抱怨了句,“跟他俩搜证可齁死我了。”

“没有和我一起好吧?”

 

听到何撒提到他们的鬼鬼,赶紧转过身来想安慰安慰何,软了声音道,“美男不要生气嘛~”。

何美男抱起胳膊,故作生气地“哼”了一声道,“我不生气,我撑!”

众人皆笑了。

 

(tbc)

 ——————————————————————————————

(年份仅为了表示时间线,和历史无关,是架空的架空,,,,,,魏鸥撒的搜证就不写了,,,原谅如此懒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