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山越岭的抽屉

嗯。

【替】(五)

(五)

*还记得大明湖畔的那对儿gl嘛~

*你们的脑洞准备好了没,我要揭开某个bjt的神秘面纱辽

*打着3v1旗号的1v1文

*逻辑已die,极度狗血

 


他帮床上还在熟睡的女孩儿掖好了被角,拎起床侧小沙发上的外套走回了自己的房间。

 

“你知道嘛?你也是我的梦魇之一。”昨晚她的话在耳边回荡,他整理了整理自己衣领,看了镜子里的自己皱了皱眉,自己真的错了吗?他是不是应该像过去那样宠着她,一切都满足她,他很享受她一切都依赖自己的感觉,她对自己的女宾客做的那些恶作剧他也都看在眼里,他以为她对他至少有一点点不一样的情绪,至少不仅仅把他当做父亲。

 

 

“叮铃铃……叮铃铃……”

 

“喂?”他继续整理衣服,打开了免提。

“老,老白。”对面的声音有些急促。

“温院长?什么事?”他换上标准的商务语气。

“快别拿我开玩笑了”对面的人似乎在苦笑,“还是叫我‘老温’吧,你有没有看到那个新闻?”

“什么新闻?”

“某医院做非法人体实验。”

“哦?难不成是你们医院?”他眉毛轻挑,事不关己的态度显而易见。

“你可别在这儿说风凉话了,我在做什么实验你还不清楚吗?”

“老温,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我当初可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投的钱,而且我劝过你多少次结束项目你都没听进去。”他整了整自己的袖口。

 

“是是是,当初是我擅自开始的项目,不过你能不能看在我曾救了你一命的份上,帮帮我……”

“怎么帮你?你当初开始做就应该想到这一天,你要是想让我再帮你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这条命,你大可拿去。”他似乎又想到了什么,顿了顿继续道,“真不知道你当时帮我捡回这一命是对是错……”

 

“你现在不是挺好的吗?可以陪着小鬼。有时候我真羡慕你。”对面的人似乎更着急了,“媒体曝出来的都是事实,我也不打算洗白,就是能不能请你帮我联系下我女儿?我这些年一直泡在实验室,已经很久没见她了。”他似乎有点难以启齿。

 

“你也知道啊,不过你们离婚那么久了,我上哪去找你女儿?”

“哦,是这样的,我有她联系方式,不过她肯定不愿意见我。之前我在你家小鬼的幕后采访里面看见过她,她应该是小鬼的工作人员,可不可以以小鬼的名义帮我联系一下?”

 

“嗯,我知道了。”

“最好尽快,怕再过一段时间,我就……”对面的人似乎觉得自己话说得太多,生生止住了话头,“你是不是还有事,就不打扰了。”

 

“等等。”

“嗯?”

 

“MG的律师团队没少打过这种官司,是你做的事情你要担着,不过要是有人想要恶意利用,也不能让人钻了空子。我一会儿叫王律师去联系你。”

 

“……谢谢。”对面的声音有些哽咽。

“没什么事我就先挂了。”

 

———————————————转场分割线———————————————————

 

终于找到机会约到温飞卿的经纪人小姐姐提前到了餐厅,想到自家艺人自从那次离开片场之后就音讯全无,不由得冲侍者招了招手,要了瓶清酒,一个人先喝上了。

 

待温飞卿一走进来,看见的就是一张通红的小脸,她皱了皱眉,“你家艺人又怎么了?”

“你怎么知道是我家艺人?”

“你说说看,你除了你家艺人还能惦记什么?”飞卿看着眼前的小孩觉得有点好笑。

 

“还惦记……”……你啊,董萌当然没醉,本该说出来的话在舌头上打了个转儿被健在的理智扯回了肚,她喝了口酒继续道,“鬼姐平时哪里都好,就是就是……太恋爱脑了,公费谈恋爱啊喂!戏拍到一半就走了,这几天也一直联系不上……你说,飞卿姐……她是不是谈恋爱了就不工作了。”

“还联系不到吗?会不会出了什么事?”

 

餐厅电视上的新闻播报打断了两人的谈话,“新闻快讯,温氏私人医馆因涉嫌非法人体实验被停业,警方已介入调查;莲花孤儿院虐童案涉案人员均已落网;今早,在MG大街十字路口发生一起车祸,肇事司机已逃逸,据悉,后座上的MG财团掌门人陷入昏迷……”

 

“抱歉,我有点急事,可能要先走了,下次赔你一顿饭。”

董萌看着刚坐下来的修长身影又拎起包站了起来,忍不住又喝了口酒,叹了口气道,“拜拜~”飞卿姐是不是直的啊……

 

“Who's there? Na Na Na Na……”电话响起拯救了她略显尴尬的境地,“喂?”

“小董!是不是你家艺人翘班你也就跟着翘班了啊?算了跟你说正事,白总那边来电,说让你有空以工作的名义约一下温飞卿,要尽快!”

“哪个白总?”董萌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有些懵。

“MG财团的那个年轻有为、两年前从他舅舅那继承了MG的白锦亭,也是MG娱乐最最上面的大老板,公司创业史要我背给你听嘛!”

“啊不用不用不用,我错了李姐,我这就去办。”她盯着餐厅电视上的新闻恍惚了一下,这人不是住院了吗?

 

 

温氏医馆门口乌泱泱的围了一大群记者,温飞卿只好绕到了医院的后门,很远就看见一个戴着口罩、戴着墨镜的身影正在后门上东张西望,凑近去一看,“鬼鬼?”

“飞卿!”拉下口罩的女艺人像看到救星般抓住了她的胳膊,另一只手指了指门,“你有办法进去吗?”

 

温飞卿一边从口袋里拿钥匙,一边问道,“你来这儿做什么?这医院封了,姓白的不在这。”

“我有事想问一下你……温,温院长。”

“门开了,进去说。”

 

(tbc)


【替】

我想调查一下有多少baby能接受这篇文章be鸭?

超超超超超短小甜饼之公开的某种可能

超超超超超短小甜饼之公开的某种可能

 

微博热搜榜:

1.白敬亭圈外女友 新

2……

3……

 

昨晚商量好要公开的白敬亭吴映洁小两口,由于还没想好文案而迷迷糊糊地一觉睡到大天亮。

 

白先生率先醒了,习惯性打开手机逛了逛微博,一条新鲜出炉的热搜吸引去了他的目光。“嗨,正愁不知道怎么公开呢,就有人送上来文案了。”他躺下拍了张两人缩在被窝里的自拍,配上文案发了出去,又倒头睡过去了。

 

微博热搜榜:

1.白敬亭圈内爱人 沸

2……

3……

 

微博程序猿小哥哥:今天也是令人头秃的一天。


【替】(四)

*逻辑死了,不要打我

*看到有的baby喜欢白rap,就给他加戏辽哈哈

*我jio得你们脑洞可以再大一点

*有一丢丢koujiao


戳我看狗血肥皂剧

补的链接:

https://m.weibo.cn/6510951280/4325213820934761

【替】(三)

(三)

*ooc严重

 

“萌萌,我下午还有排的戏吗?”靠在椅背上的女艺人突然发话。

“有,鬼姐你……”小经纪人话还没说完就被自家艺人打断了,“帮我跟导演请个假,就说我不太舒服,我今天下午有事,要出去一趟。”

“鬼姐,鬼……”小经纪人看着拎着小羊皮包走出片场的自家艺人,内心不禁感叹,我的姑奶奶啊,咱家里有矿能不当明星吗?做你的大小姐多好啊T-T

 

“喂?你下午有空吗?”终于走出片场的女艺人给白rap拨了个电话。

“怎么,终于想起我来了,下午想去哪玩?”

“我想请你陪我去看一位故人。”

“没问题。”

 

 

出租车司机通过后视镜瞥了一眼后座上包裹严实的一男一女,看着周边逐渐荒凉起来的景象,声音不由得颤抖了起来,“您确定是这儿吗?”

“是。”后座上隔着口罩的女声有些沉闷。

 

又往前开了一段儿,一片高矮胖瘦不一的墓碑从视平线中纷纷探出头来,司机师傅猛踩了一脚刹车,歪头询问后座上两个一身黑还遮着五官的人,“真的是这儿吗?”

 

“没多远了,要不您就在这放下我们吧。”后座的女声颇为体谅的结束了这段车程,付完车费刚下了车,出租车立刻一溜烟地消失在视野里了。

“我们看起来有那么吓人吗?”男艺人拉下口罩来,轻笑了两声道,“为什么不开自己的车出来?”

“我没有自己的车,公司的车还有定位,我不想让别人知道我今天来这儿了。”

“MG娱乐这么严格的吗?”男艺人有些意外。

“只是对某些人严格罢了……”

看出超红的窘迫,男艺人颇有眼色地转移了话题,“这是哪?不是说要去见一位故人吗?”

“嗯,是要见一位故人,不过两年前,他去世了。”

 

(闪回)

雨,无边无际的雨……

 

“有伞么?”刚刚继承了白敬廷全部遗产而荣登全国首富的年轻人,盯着墓前那个蜷缩着的小身影皱了皱眉,雨点敲着车窗的声音渐渐大了起来。

 

“没,我们该走了,您下午还有个新产品发布会。”一旁的女助理敲了敲手表盘,显然对这位新上任的老板不太满意,“参加葬礼的人早散了,您在这儿也等了一会儿了。”没必要在这惺惺作态了。

 

他偏头斜睨了一眼助理开着口的手提包,指了指里面一把黑色的伞,“你包里的是什么?”

女助理一时语塞,只得心痛地把自己的爱豆限量版应援雨伞递了过去。

 

“你们走吧,我回去一趟。”他撑了雨伞走进了雨雾,只留给了众人一个模糊不清的背影。

 

 

 

“人死不能复生。”他打着伞站在她身后,企图劝她几句。

然而她似乎屏蔽了外界所有声音,只知道低头哭泣,已经淋了一会儿雨的女孩微微发起了低烧,再到后来连泪也流干了,只是盯着墓碑发呆。

 

身后为她撑伞的人儿似乎有用不完的耐心,就那么站在雨中陪着她,她看到墓碑上倒映出的身后模糊的影,清俊的面庞以及眼角那颗熟悉的痣,她的心里生出一丝暖,是不是你不舍得一个人走,来接我了?她痴痴地想着,就在这已经入冬的寒雨中晕了过去。

 

再次醒来是在温氏医馆,入目是一片片的白,右手边的床头柜上放着那只黑色的伞。她把伞撑开,伞面纯黑,伞的内侧是蓝色系的漫画,一个Q版的小人也握着一伞柄,仿佛在为伞下人撑伞。她敏锐地捕捉到他眼角的泪痣,手在伞柄上摸到一些纹路,凑近了看去,上面印着“白rap应援限量贩售”,白rap?昨天那个撑伞的人不是幻觉,是“白rap”?那个唱rap的歌星?

 

只不过是一场单纯的发烧,她恢复得很快,温院长曾是白敬廷的私人医生,后来开了温氏医馆,小时候体弱多病的她也没少来。醒来的第二天,她便轻车熟路地遛回了白敬廷的私人别墅——她“曾经”的家,她不知道这个继承了她养父所有遗产的表哥能容留她到什么程度,不过令她更感到不安绝望的是,这个世界上没有了他——那个救她于水火、陪伴她长大……那个甚至让她产生了不该有的情愫的他,已经离去了。

 

 

 

“少爷回来了。”

 

(tbc)

人物关系好像差不多了(^-^)V

【替】(二)

(二)

 

*有的内容有点黑暗,后面可能涉及有虐童的描写,慎入

 

热搜榜

(置顶)我和我的祖国

1鬼超红耍大牌  沸

2莲花孤儿院  沸

3某非法医院做换脑人体实验  热

4白rap新歌《I just like red》新

5……

6……

 

“将军孤坟无人问,戏子故事天下知。”

“就我不知道鬼超红是谁吗?”

“之前还挺喜欢她的,听说她挺亲切的。谁知道原来她架子这么大!”

“我们明侦本来就是流量好嘛!干嘛受她的气,请节目组不要妄自菲薄,这种流量不需要再请了!”

“就我注意到wuli红白西皮居然同框了嘛?”

“楼上西皮狗滚(ノ`Д)ノ”

 

 

 

“鬼……鬼姐你今天上微博了吗?”正在翻微博的小经纪人有些担忧地看了看自家艺人,“没上今天就别上了。”

“我看见了,别担心,你家艺人心脏大着呢。”原本靠在椅子上休息的女艺人直起了身,轻拍了拍小经纪人的肩膀以示安慰,“我都没往心里去,你也别被影响情绪。”她没上微博都能猜到,一定是昨天自己妆画一半就跑了的事情被拿去炒作、发酵,但她不担心,一来网络世界一向如此,键盘侠们一看到热点便蜂拥而上,热度一过又弃之如敝屐,一哄而散了,何必因为这些来去无踪的言论而扰了自己的清净呢?二来她经历过的黑暗可多了去了,曾以为深渊会伸出密不通风的网将她终身囚于那里,好在执剑而来的骑士出现的并不算晚,只可惜,这颗曾为她遮风挡雨的星星很快就陨落了。

 

 

“啊…………别……老师叔叔………别………”小孩的哭泣声伴随着厉叫传来,她被惊得一下子僵住了身体,这……不是她自己的声音吗?

察觉到自家艺人变得苍白的脸色,才发现自己点开了视频的小经纪人慌忙关了视频,俯下身来把早已被艺人推到一侧的披风重新帮她披上,“鬼姐你没事吧?我不知道怎么就点开了这个,我也被吓一跳。”

“这是什么视频?”

“哦这是第二个热搜,叫什么‘莲花孤儿院’。”

 

 

(闪回)

“今天小朋友们要穿好新衣服哦,有厉害的叔叔来参观哟~”

站在最角落里的小女孩不屑地唾了一口在地上,一手抹开了小脸上因为刚刚被“老师叔叔”带到厕所被欺负而染上的泥污,被污迹拉长的嘴角看起来有些狰狞,厉害个屁,又不过是一个一样只知道欺负小孩儿的大人罢了。

“小鬼!”站在前面讲话的“老师叔叔”终是发现了她,“过来!脸上那是怎么回事?不是说让自己擦干净吗!”

小鬼爱答不理得回瞪着他,引得“老师叔叔”挤进小孩儿堆里要抓她,身侧的小孩们抓着他的衣摆不让他过去,“怎么的?一个个都长能耐了是吧?”,他一脚踹倒了左手边紧抓着他衣摆的小男孩,吓得其它小朋友缩回了小手,只得用目光给予她支持。

 

楼道里传来有节奏的脚步声“哒哒——,哒哒——”沉稳而有力,高级定制皮鞋在地板上敲击出轻快的声音,可以听出来,皮鞋的主人的心情不赖。

屋里本打算要抓小女孩的“老师叔叔”站住了脚,愣了愣神儿。

就在他愣神儿的这几秒,角落里的小鬼爆发出了尖利的哭声“哇———”。

 

那即将走远的脚步停了下来,小女孩像是生怕他没听到一般更加卖力地哭了起来“哇——”。她不知道这脚步背后的是天使还是魔鬼,但她知道,不试一试的话,她怕是连机会都没有了。

 

“好像有小朋友哭了,我可以进去看看吗?”

一开门,那个哭声的来源朝他奔过来,一把抱住了他的腿,他俯身把孩子抱了起来,她的小脑袋立刻埋在了他的颈侧,泪水浸透了布料,他感到肩头有丝凉意,眉头微微皱了皱,下意识想把小孩子放下。谁知那小女孩却勒紧了他的脖子不放,“他们会打死我的”,他被飘进耳朵的小孩子的悄悄话一怔,“小朋友你多大了?”

“八岁。”一旁的“老师叔叔”谄媚的脸上堆起了笑。

他轻轻掂了掂怀里的孩子,太轻了,小姑娘在他怀里不住颤抖着,他能感受到她对眼前这些“老师”们的害怕,他搂着孩子走了出去,“她好像闹别扭了,我可以单独和她聊聊吗?”

 

“小朋友我们的老师更熟悉一些,还是让老师们来吧。我们的捐助合同……”一旁陪同的院长显然不太情愿让孩子和他单独相处,正打算招呼一旁的工作人员把孩子抱走。

“您是觉得是我把她吓哭了吗?”年轻男人狭长的眼睛眯了起来,突然展现出的狠厉让院长往后退了一步,在心里重新审视了一下眼前的年轻人,表面的和煦不过是年轻人戴的面具罢了,内地里他毕竟还是那个叱咤商场、手段果决的商界奇迹——怎么可能那么好应付呢?他突然想问问当初是谁牵的线,这哪是拉的捐助资金,简直就是拉了个雷过来。“瞧您说的”,院长干笑了两声,“我的意思是,小孩子一会儿还要午睡……”

“我知道了。”年轻男人话都没听完,扭身抱着孩子向花园走去。

 

到了花园,他把小姑娘放了下来,活动了活动被她压得有些酸的肩膀,蹲下道,“你好,我叫白敬廷,你叫什么名字呀?”

“我叫吴映洁,老师们老叫我小鬼。”小花猫似的小脸怯怯地看着眼前帅气的男人。

“好的小鬼,你为什么说你会被打死呢?这种玩笑可一点都不好笑。”

“别叫我小鬼,我不喜欢他们这么叫。”小女孩儿卷起袖子,撩起漂亮的花裙子的下摆,触目惊心映入眼帘的都是大大小小的青紫痕迹,他倒吸了一口气,“老师们弄得?其它小朋友也是这样吗?”

“嗯。”挂在小姑娘眼底要掉不掉的眼泪让他有些心痛——比起刚才引人注目的哭喊,眼前小姑娘忍着不掉的泪水一下子戳中了他的心。

…………

 

“我们孤儿院是公立的,不可能私有,您最开始也是说要捐助,怎么会突然改变主意?”院长的镜片后面闪过一丝警惕,“还是有什么人跟您说了什么?”

“您误会了,我是觉得那个小姑娘挺可爱的,想收养她”,他察觉到院长神情的变化,话锋一转把重点放在了收养上。刚刚他向小姑娘提出想收购孤儿院这个想法的时候,小姑娘绝望的一句“不过是换了一个地方,换了一些‘老师叔叔’”的话让他意识到自己居然比一个小姑娘还天真,这样一家孤儿院的背后势力是他不能小觑的,一蹴而就是无法做到斩草除根的。

果然,院长镜片后的警惕去了大半,只是仍有些不情愿地道,“您本来说的是无偿捐助……”院长故意在“无偿”两个字上加重了些语气。

“我愿意捐助贵院合同上双倍的资金。”他转了转右手的尾戒,眸色暗了几分,“不过那些手续太过繁琐,办下来怕是要耗费不少时日,我今天就想带她离开这。”

“没问题,那我就先在这里替孩子们感谢您对我院的捐助。”

 

(闪回结束)

“鬼姐你没事吧?”小助理担心地看了眼自家脸色苍白的女艺人,她似乎还没从刚刚的惊吓中缓过来。

“没事,可能最近通告有点紧,有点累了。”女艺人有些乏力地往椅子上一靠,冲经纪人摆了摆手。


(tbc)

不是说要周更嘛,想打我自己T-T

我查了一下,我国有法律规定,无配偶男性收养没有血缘关系的女性,男性需要大女性四十岁以上,所以小说里很多事情在现实生活中是不会发生的。(是一种保护)


【替】(一)

挂两回了,真的没有车车,顶多是尾气(哭泣)

那个和白rap的聊天记录在这个之后

再挂了叫我,,,,,,

戳我

【替】(序)

*白大神x鬼超红x白rap

*天雷滚滚,敲极狗血

*一边是包养金主高富帅,一边是心头本命白月光,wuli天后红红的命运究竟要何去何从?(我也没想好)

*产粮便秘期,先记脑洞,maybe有后续…….(开坑不填本人)

*题目没想好,想开车,不知道自己写不写的出来

 

 

“叮铃铃……叮铃铃……”

“鬼姐,你包里电话响了。”鬼超红的经纪人正盯着自家演员的羊皮小包包愣着神儿,不远处化妆台上明明放着鬼姐的私人手机啊,工作电话又一向是打在自己的手机上的,此时包里略显朴实的电话铃声又是来自哪啊?

 

“啊?”正借着化妆机会假寐的女艺人听到经纪人的话“蹭”得一下从化妆台前站了起来,没来得及收住眼线笔的化妆师看着艺人眼角拉长的黑线皱了皱眉。

这厢的女艺人却管不了那么许多,她一把掏出包里的手机,又伸手从门口衣架上扯了件又肥又长的羽绒服裹上,冲身后自己的工作人员摆了摆手,“我去去就回。”

 

后台卫生间,她躲进一个隔间里接起了电话,“喂?”

“怎么这么久?”对面低沉的男音里明显带着一丝不耐。

“我这会儿要录一个……”

电话对面的男人并没有听她把话说完的耐心,“过来找我,现在,马上。”

“我这个节目是签了约的……please……”

“你是觉得我没有能力付违约金?”

“不是…..我……”

“那就别那么多废话,现在,立马,过来。”

“嘟嘟……”她刚想再解释几句,对面男人却已经挂断了电话。

 

她蜷坐在马桶盖上,长到脚面的羽绒服给了她一点点安全感,露出的脚尖相互摩挲了两下,她拿着手机给经纪人敲了条短信过去——“我临时有点急事,今天的节目录不了了。”

 

“我的姑奶奶!!!!发什么疯???”化妆间里收到短信的经纪人快要爆炸了,是谁当初说就算被对面男艺人的粉丝骂到狗血淋头,也一定要和人家同框一期的!还要有感情线!我的天,我跟节目组塞了多少红包才搞定的男艺人深情守护您的人设就这么拱手让人了!?

 

小经纪人在化妆间里气得直跳脚,一旁还举着眼线笔的化妆师小姐姐低头抠了抠自己的美甲,“哦,艺人跑路了?”

小经纪人丧气地低下头叹了口气,刚准备再吐槽一句。

头也不抬的化妆师小姐姐继续扣着指甲上的小幽灵图案道,“哦,工钱结一下?”

小经纪人:“喂!”

 

MG集团顶楼。 

“怎么这么久?”

她冲他翻了个白眼,当然,是在心里。我的祖宗啊,我是打车直接过来的好嘛!

“怎么不说话?”男人的眉头微微蹙了起来。

“先生什么事?”吐槽归吐槽,她可不想惹怒眼前这尊佛,哦不,是这匹狼,回头遭殃的还不是她自己。

 

“我找你能有什么事?嗯?”男人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她面前,替她褪去了羽绒外衣,“这裙子不错。”男人舔了舔唇。蕾丝下摆和袖子里自家小猫白皙的肌肤隐约可见,有些短的粉裙子堪堪遮到大腿根,收腰的设计勾勒出她凹凸有致的身材,“你一会儿就打算穿这个录节目?”

 

她忽略掉男人炽热的目光,往下拽了拽裙子,“化妆间里太热,还没来得及穿内衬。”


(tbc)

 

莫得感情化妆师追星小姐姐x风风火火小经纪人,我突然好想搞西皮是怎么肥事